新闻
价格
商机
知道
文库
设备

首页>煤炭资讯>煤炭去产能,政府的手别伸太长

煤炭去产能,政府的手别伸太长

发表于: 2017-05-09 14:51:27.0|    浏览次数: 536

自2016年以来,在煤炭领域,以“去产能”为主要表现形式的政府调控可谓发挥充分。通过对供给侧的一系列改革,煤炭供大于求的局面基本得到缓解,煤企盈利水平大增。数据统计,截至4月26日,有7家已经发布一季度报和11家发布一季度业绩预报的煤企净利润大增。有分析称,煤企今年一季度的盈利水平已经达到了"煤炭黄金十年"的平均值。

虽然政府调控对于挽救煤企于"水火之中"意义重大,但是"有形之手"对煤市的过多干预还是引发了讨论。

诚然,市场调节有其局限性。煤炭价格持续下跌,煤企盈利水平大幅下降,对于煤炭主产区来说意味着太大风险,财政收入、就业、社会稳定等都会受到极大影响。为保证我国的能源安全和社会稳定,政府必须适时谋划,对症下药,做好政策引导。

但是,在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过程中,政府的手不可伸得太长。

目前,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的方式主要还是依靠限产等行政手段。而市场经济的管理,应当以间接调控为主,谨慎使用直接行政手段。以行政指令去产能固然简单痛快,但难免存在扭曲政企关系、造成对去产能对象有失公平、调控力度难以精准、治标不治本等问题。

前段时间,因实施276天工作日等限产措施引发煤炭价格大涨,燃煤电厂业绩大幅下滑,煤电矛盾再次激化。对于此事的讨论尚未平息,为应对煤价上涨带来的一系列问题,国家发改委在4月又连开两次会议,转而强调稳定煤炭供应。

而对于煤炭企业来说,优胜劣汰本是市场法则。煤炭行业深刻变革之时亦是问题凸显之际,从某种意义上说,恰是煤炭行业自我诊断、涅盘重生的过程。而政府行政之手的过多干预有可能使这一过程放缓。

例如,煤炭企业办社会职能在煤炭市场行情好的时候似乎并不是个紧要问题,但是在煤炭价格下行的过程中,其弊端日益凸显,成为煤企发展包袱。

事实上,煤企办社会职能所潜在的政府职能缺失、政企难分、国企需改革等问题一直都在,只是在煤市低迷时被放大出来,引起更多关注。在市场机制的调节之下,面临危机的企业自会为渡过难关而想方设法解决此类问题。但是如果政府的行政之手过多干预煤市,煤企受到的市场变革压力减小,主动剥离办社会职能的意愿就会降低。而政府也只能再通过定目标、"下命令"的行政手段要求煤企尽快剥离办社会职能,使这一问题更加复杂。

合理有效的经济制度,是转型期社会宝贵的稀缺资源。政府作为经济制度的主要建立者,其管理经济的方式应该依靠长期的、系统的制度改进和安排,这比短期、频繁出台和调整政策要好得多。

笔者认为,下一步,政府应更多地思考如何在去产能中更多发挥市场机制作用,进而反思产能过剩的制度原因、革除其制度弊病,建立防止产能过剩的长效机制等。

此外,化解过剩产能的目标并不仅仅在退出煤炭过剩产能,更应是煤炭行业脱困发展。所以,政府部门应加大力度支持煤炭的集中利用、清洁利用、绿色生产,加大政策扶持、资金投入、人才培养,引导煤炭在"减量"的同时,实现"提质"。

煤炭去产能牵一发而动全身,能源转型也不可能一蹴而就,如此复杂而长期的任务需要政府与市场的有机配合。这其中,政府的手别伸太长,"市场的事情市场做",是必须遵循的原则之一。

截至目前,已经有山西、河北、河南、贵州等12个省市发布2017年煤炭去产能的具体目标。山西、河南以2000万吨的去产能目标居于前两位。

去产能目标同比下降1亿吨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2017年要再压减钢铁产能5000万吨左右,退出煤炭产能1.5亿吨以上。同时,要淘汰、停建、缓建煤电产能5000万千瓦以上,以防范化解煤电产能过剩风险,提高煤电行业效率,为清洁能源发展腾空间。

要严格执行环保、能耗、质量、安全等相关法律法规和标准,更多运用市场化法治化手段,有效处置“僵尸企业”,推动企业兼并重组、破产清算,坚决淘汰不达标的落后产能,严控过剩行业新上产能。

2016年去产能的年度任务目标是钢铁去产能4500万吨,煤炭去产能2.5亿吨。这意味着,相较于去年,煤炭去产能目标下降了1亿吨。

去年2月,《国务院关于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意见》发布,提出从2016年开始,用3-5年的时间,退出煤炭产能5亿吨左右、减量重组5亿吨左右。

目前,是否恢复煤矿276个工作日制度成为争议的焦点。据媒体报道,全国政协委员、原工信部部长李毅中3月4日建议取消276日限产政策。他认为,276个工作日限产政策不符合行业生产特性,实施以后造成煤炭产量大起大落,煤炭价格大幅波动,也容易引起煤矿安全事故频发。

而近期由中国煤炭协会召集的座谈会上,多家煤炭企业则支持将目前执行的330个工作日重新调减为276个工作日,助力煤炭去产能。

多省发布去产能目标

截至目前,已经有山西、河北、河南、贵州等12个省发布2017年煤炭去产能的具体目标。从总量来看,山西、河南和贵州三省煤炭去产能目标位列前三。

山西将关闭退出煤炭产能2000万吨左右,河南将退出煤炭产能2000万吨,贵州将化解煤炭过剩产能1500万吨,其他几省的去产能目标都在800万吨以下。

山西省副省长王赋表示,希望在总量减少的基础上,通过减量置换、减量重组、提高先进产能等方式,做好煤炭产能的“加减法”,从而促进煤炭先进生产力的发展,推动煤炭产业结构优化升级。

专家指出,今年的去产能将面临更为复杂的局面。一方面,煤炭价格上升可能使煤企去产能动力降低,甚至可能会出现违规产能的反弹和“僵尸企业”的复活;另一方面,去产能并未解决的债务处置、资产处理等问题也期待在今年破题。

对此,中国煤炭协会副会长姜智敏也曾表示,2017年煤炭去产能的难度加大,主要有两个原因。其一,2016年涉及去产能的部分煤矿已经处于停产或半停产状态,因此完成去产能任务相对容易。但2017年去产能将涉及全部目前正常生产的煤矿,难度加大。其二,2016年去产能过程中,通过遣散临时用工以及在职职工转岗等方式解决了部分人员安置的问题,企业内部消化冗员的空间在逐步缩小,因此今年去产能过程中的人员安置问题将成为难点。

(来源:中国能源报)


本文为中国选矿选煤网编译整理,如需转载请保留原文网址:http://www.xkxm.com/news/20170509-106580.html,谢谢合作。

        版权所有选矿选煤网 冀ICP备14021605号-3
Copyright©2017 xkxm.com.ALL Rights Reserved